“嗨,洛嘉,這是你們第一中隊的新人,分在第七小隊,人我交給你了,剩下的你來安排吧。”科頓在屋外衝著辦事處裡邊喊道,然後拍了拍秦懷的肩膀,說道:“我就先回去了,你有什麼不懂的直接問洛嘉就好了,她是第一中隊的文職。”

說完,擺了擺手就離開了。

秦懷在辦事處門口等了冇一會,一位少女就從辦事處內部匆匆跑了出來。

“秦懷先生是嗎,我是洛嘉,你先過來和我登記一下。”洛嘉衝秦懷點了點頭,招手示意他跟上。

秦懷在後邊打量了一下洛嘉,發現她二十來歲的模樣,長相雖然並不出眾,但身材還是挺有料的,最起碼看著不像諾德大媽們一樣能一言不合掀人腦殼。

跟著洛嘉填寫了些資料,領了一張鐵質的身份牌,背麵還刻印著雪漫王旗。然後秦洛跟著洛嘉來到訓練場上,走到一支正在訓練的隊伍麵前。洛嘉對著其中的一名高挑男子說道:“雷伊,這是你們隊的那位新成員秦懷,等下你帶他去宿舍轉一圈,鑰匙我已經交給他了,士兵宿舍我不方便進去。”

雷伊調笑著說道:“有啥不方便的,整個第一中隊誰不歡迎你去房間裡做客?”

洛嘉也笑罵道:“彆貧,人交給你了,我回去工作了。”

洛嘉轉身離去,雷伊也轉臉過來看著秦懷,上下打量一番,說道:“你這小身板看著不怎麼樣嘛,科頓把你吹得這麼神?”

秦懷看著雷伊近一米九的身高,嘴角有些抽搐,他自己的身高還不到一米八,在雷伊麪前完全矮了一個頭,雷伊看起來倒不怎麼壯實,但估計也是身高顯得,這樣一比起來,秦懷確實像一個小弱雞了。

看著周圍幾個隊員似笑非笑的表情,秦懷知道必須要展示一下自己,不然根本融入不進去,便在旁邊武器架上拿了把帝國弓,一根訓練木箭,搭弓上弦,用儘全力一拉,由硬木和鋼製成的帝國弓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秦懷也想著瞄準,衝著稻草人靶子隨便就射了過去。

“砰!”

木箭撞到了靶子後邊的青石牆壁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斷成數節。

丟下弓箭,秦懷站在雷伊和隊員麵前,行了個禮,朗聲說道:“我叫秦懷,身手還很差,希望諸位同僚能夠不吝賜教。”

“雷伊·灰鬢。第七小隊隊長,歡迎你的加入。”雷伊也伸手和秦懷握了一下,其他幾個隊員也紛紛點頭,報上自己的姓名。

“我叫克裡爾。”“布克!”“法爾克。”。。。。。。

“現在記不住不要緊,以後會慢慢記住的”雷伊衝秦懷笑了笑,暗示他不要太在意,隨即問道:“看樣子你以前冇有練習過戰鬥技巧,想當弓箭手?”

“是的,但是基礎的格鬥和單手武器雙手武器技巧我也都想學一學,技多不壓身嘛。”秦懷點了點頭。

“那好,以後每天上午你跟我學習弓箭,下午跟他們幾個學習近戰技巧。”雷伊讚許的點了點頭:“有這個想法很不錯,許多弓箭手就是隻專注於學習弓箭,近戰一竅不通,但在戰場上,局勢瞬息萬變,怎麼可能一直有有利的地形給你射弓箭。”

秦懷對此也是深有體會,在遊戲中玩潛弓流時,經常會出現短兵相接的情況,這個時候,要麼你能打,要麼你能跑,要麼你,能搖人。

秦懷在遊戲中就是屬於會搖人那種玩家,一點弓箭用不上了就會掏出桑吉恩大叔隨的禮:血腥玫瑰,召喚出魔人大君當肉盾,自己慢慢偷屁股磨死敵人。

而現在,桑吉恩大叔不知道在天際省哪個小酒館裡正尋歡作樂,秦懷也就隻能捨遠求近,提升自己近戰能力了。

“布克,等下你帶秦懷去他宿舍看一下,秦懷下午兩點到訓練場這兒跟布克學習單手武器技巧。”雷伊安排道,隨即揮揮手示意隊員們解散,隊員們也紛紛互相打著招呼離開了。

“布克·克雷頓。”一箇中等身高並不魁梧,年齡也有些大的男人來到秦懷麵前,跟秦懷握了下手,算是打了招呼。

秦懷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布克是那種老油條式的人物,軍隊裡這種人是比較好打交道的。

“秦老弟你也彆怪隊長,下馬威嘛,這個大家都要來一遭,隊長人其實還挺好的,而且隊長家裡勢力還挺大的。”路上,布克跟秦懷勾肩搭背套著近乎。

秦懷當然知道隊長雷伊的背景,大名鼎鼎的灰鬢家族嘛,雪漫城兩大家族之一,另外一個家族是戰狂家族,其中,灰鬢家族支援風暴鬥篷,而戰狂家族則支援帝國,這倆家族現在勢同水火,都想說服巴爾古夫倒向自己這邊,而巴爾古夫則是從根本上上反對內戰,以自己的領民為重,不希望發生戰爭,也是一直在其中周旋,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雪漫領的穩定,謀求著破局的機會。

“老哥我懂,畢竟是軍隊嘛,冇點本事怎麼服人,我新來乍到的能和大家有啥衝突。”秦懷也是有一搭冇一搭的迴應著。

“嘿嘿,老弟你有這想法就好。”布克和秦懷你一個老哥我一個老弟的,在路上很快就熟絡起來。

“喏,你宿舍就在這,缺什麼東西要自己去軍營市場買,大部分生活物資都有,可以用金幣,也可以用功勳。功勳這玩意每次完成任務後就會有專人計入你的賬戶裡,除了生活物資,還能兌換一些貴重的武器,防具,藥劑,反正越好的東西越貴唄,甚至聽說這裡邊出現過幾次天空熔爐的玩意兒,應該是都來自戰友團的友情提供。”

“行了,我去食堂吃飯了,你去收拾一下東西吧,要是事情太多來不及訓練提前和我說一下,剛剛我房間號告訴你了。”

說完,布克拍了拍秦懷肩膀就離開了。

秦懷打開宿舍門,打量了一下,發現雖然麵積比母馬橫幅的更小了一些,但居然有私人的衛生間,還能淋浴,隻不過水箱裡隻有冷水就是了,估計諾德人50%的寒冷抗性就是體現在這兒的吧。

而且住在這,安全性肯定更是高的冇邊了,估計除了龍宵宮,整個雪漫領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這兒了,除非來了個大魔導師幾發氣定神閒大火球轟下來,或者是專家級盜賊刺客潛伏進來,誰來闖這也冇轍,彆想著能全身而退。

那個雷伊小隊長,那股氣勢看著都像個30級NPC的料,擱遊戲裡就是能把新手玩家摁在地上用腳摩擦的小BOSS,滿滿的都是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