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愛會聽你的?”

“當然,我姐本來就不喜歡將公事和私事混為一談,她會和我說這事,也是相信我不會插手她的工作。”

嗯……

就是說……

柳心愛這次判斷失誤了。

柳卿澤不可能錯過這次機會的。

江成昊……也是如此!

隻見他的眼神裡,重新燃起蓬勃鬥誌,還說:“我現在就準備資料!”

他的話音落下,卻發現柳卿澤遞給他一個U盤。

“這是……”

“資料已經準備好,你直接拿去用。”柳卿澤一臉得意。

江成昊則緊緊握著U盤,由衷地說:“多謝。”

“你對我最好的感謝,就是幫我姐脫離秦亦言的掌控,彆讓他總是糾纏我姐。”

柳卿澤熬了那麼久,終於看到事情出現了轉機。

此刻的他,是迫不及待地要將秦亦言踢出局了!

而這,也是江成昊希望看到的。

江成昊輕輕眯起眼,眸底,閃過複雜的光。

另一邊的柳心愛,還不知道自己無意中的閒聊,點燃了某些人心底的鬥誌。

現在的她,隻醉心於工作。

她就好像一塊海綿,瘋狂地汲取知識。

但因為特殊原因,柳心愛與其他科研人員不一樣。

她隻能按照自己的速度來適應這裡的環境,和工作的內容。

而她適應的速度在彆人看來……

真是快到變態!

她似乎隻是用了短短的時間,過度了一下,便達到與其他人差不多的水平。

甚至是更高。

但柳心愛還覺得自己不夠優秀,各種拚。

這又有天賦又肯努力的人,真是讓人壓力倍增啊。

最後,柳心愛是以一己之力,帶動了實驗室的整體積極性。

本就忙碌的實驗室,工作的節奏更快了。

這緊張的氣氛,讓沈教授都有點受不。

而且他也很擔心柳心愛過於緊繃,於她的恢複不利。

所以沈教授在觀察幾天之後,找了個機會,和柳心愛聊了聊:“我看你最近乾勁兒十足,適應的也很不錯。”

“是啊,感覺渾身的每個細胞都被喚醒了,迫不及待地要全身心投入工作呢!”

嗯……

關於全身心投入這一點,沈教授是見識到了。

這年輕人的精力,他真是不服不行。

輕歎了一聲之後,沈教授又說:“之前還擔心你不適應,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

“但我還有很多不足,需要彌補。”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甚至比之前更加細心,謹慎。”

得到老師的誇獎,柳心愛抿起唇,露出笑意。

而沈教授做完前期鋪墊之後,終於說了正題:“但我建議,你應該張弛有度,不要將自己繃得太緊。”

教授的建議,讓柳心愛麵露不解:“努力不好嗎?”

“努力當然好,可適當放鬆,也很重要,那會讓你更有效率地工作。科研是一條漫長的路,若你早早就將精力釋放乾淨,很容易後勁不足。”

之前柳心愛隻想快點讓自己變得優秀,甚至是恢複到失憶之前的狀態。

至於教授提點的那些……倒是冇考慮過。

現在深思了會兒,柳心愛覺得頗有道理。

還緩緩點著頭,表示讚同。

見柳心愛認可了自己的話,沈教授頗感欣慰。

同時,又悄悄鬆了口氣。

再想到自己早上接到的電話,沈教授問:“那你,想不想加入一個項目小組?”

教授的邀請,讓柳心愛一下愣住了。

她之前隻是做一些輔助工作,工作瑣碎,替代性強。

但這個項目小組就不一樣了,必須綜合能力很強的成員才能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