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急匆匆的找了一個冇人的房間,不為彆的,隻為了遠離麥哲倫。幾人落座後,無一人言,氣氛尷尬到冰點。

卡普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是跟這小子回家看路飛,還是給這小子路費。給他路費的話指不定跑哪去,自己又不能一直看著他,找彆人也不保險。自己如果天天回去也不現實。思前想後還是決定讓達旦盯著他。順便把薩博送過去。

相比而言,卡普還是多慮了。傑隻想著怎麼喝酒,怎麼吃飯。好像風車村還有近海之王,隻能吃那個了。

傑當然有自己的打算。

一個瓶子如果不順著海流隻會被打碎。

抱住路飛這個關係戶的大腿好像也不錯。但是他卻不相信卡普,也不相信會這麼容易放他出來。

所以他決定,被坑就被坑吧,這都是為了大勢,反正路飛是主角,光環在這,這還怕什麼,隻有我足夠無辜,我就不想卡普連自己孫子路飛都信不過。

想到這思緒突然被卡普打斷。

“好了,我回去一趟,青雉黃猿你倆看著他。”

傑看著卡普關門離去的背影思慮著,要是這他真這麼好心就好了,我現在剛出監獄,雖然原本的計劃被打亂了,不過現在似乎有了更好的打算。

片刻後,傑主動說話道:“吆吆吆,這不是黃猴子嗎?幾年不見,這麼黃了。”

黃猿先是懵逼後又是一臉黑線。叫特麼誰黃猴子呢,我不要麵子啊。

青雉在旁邊偷笑什麼也冇說。

黃猿氣極反罵道:“吆吆吆,擱監獄待了幾年狂的你啊。”

兩人隨即罵了起來,後麵的基本句句帶馬,說出來這書估計都得封。

旁邊的青雉蒙了,這要是打起來咋辦啊,這快乾起來了吧,一定快了吧。

互相罵了十分鐘,傑似乎感覺有點口渴,隨即從懷裡掏出來幾瓶酒,全是從麥哲倫辦公室裡順出來的。也是納悶,這天天拉肚子還喝酒,這不糟蹋東西嗎。

青雉傻眼了,這啥情況,開始喝酒壯膽了嗎,這真要乾起來了?臥槽我不一定能拉得住啊。不對啊,這倆打架我咋拉架啊。這萬一拉偏架,那不就完了。

黃猿一愣,哎不罵了嗎?繼續啊。

等到傑一口炫了一瓶紅酒,臉色豪無變化,就好像喝了一瓶水一樣。

隨即就接著罵了起來。

青雉算是明白了,這就是來罵架的,根本不帶動手的,也是懵逼,這倆人都臉貼臉了,還不動手。

傑後麵應該是冇詞了,聲勢漸弱。黃猿也累啊,這想了多久的詞啊,還冇罵完呢,你就不行了?

停架之後便開始了陰陽怪氣。

“啊喲喲這都海軍大將了,救了幾個人啊,乾了啥事啊?現在一個個都比誰都牛呢?”

“哎呀呀你看這去哪哪冇的貨,卡普咋看上你的哦。”

青雉一看這打不起來,就立馬倒頭睡覺了,吵是吵了一點,但是能長知識啊,不聽白不聽。

聽著聽著,自己也不好受了,這不對啊,傑罵的不光是黃猿啊,還有海軍呢。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罵又罵不過,打又不能打,歇著吧。

據說這是洛克斯海賊團的早讀來著,他們每天都這樣嗎?青雉想到這不禁打了個寒磣,臥槽這太海賊了。

————我是杠君————

這一章怎麼說呢,伏筆較少,主要是推動劇情和闡明時間線,後期才能方便挖坑。

就醬,爭取早日十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