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簡打算讓趙言成為她的第一個輔導對象就把自己的計劃也告訴了她。

“我可以試一試,反正自己住也是住輔導磊磊一個也是輔導嘛。就是冇有床也冇有做飯的人。”

“你需要什麼樣的床?”

“能睡就行”

“我舅舅是木匠,我們可以問問他。”

本來是一個人的單打獨鬥,告訴了趙言之後又成了兩個人結伴而行的計劃。

蘇簡很珍惜這份友情。

十一過後又兩週了,蘇簡帶著上次給磊磊買的東西回了家。

磊磊見到她很高興,前後左右地圍著她給他講自己學習又進步了,同學們都愛跟他玩兒了等等。

蘇簡聽得也很高興,但是她看到磊磊穿了一條舊布褲子。

“為什麼不穿我給你買的那條?”

磊磊說他也想穿,但告訴她因為現在天冷要穿毛褲所以那條褲子套不上了。

是的,這是個問題,這個時代農村人都愛自己做毛褲棉褲穿。所以秋天的褲子都愛買肥一點的,她給磊磊買的那條褲子光腿穿大小剛好可以,也難怪現在穿不上了。

可是這樣的話他們不是總穿不上合適的褲子了嗎?

蘇簡的腦海裡麵一下子閃過前世的記憶,前世記憶中有一種褲子名子叫哈倫褲,這個名子是怎麼來的她也冇有去考究過。

反正見大家都穿,挺好穿的。這種褲子的褲型似乎正好能解決現在的問題。

回去之後她就拿起設計學那本書看了起來,看看能不能改良一下正好適合現在的這種情況。

又找王鳳蘭商量了一下,他們很快就確定了一個款式。

“蘭姨,那你先試著做一條出來,到時候我自己試穿一下,再找幾個身材條件不同的顧客試穿了下。”

說到試穿她們也可以主打這個服務,也可以量身定製,更可以送貨上門。

對於銷售的技藝蘇簡腦子裡有很多條方案,前世雖然冇做過這個行業但看都已經看會了。

隻不過現在條件還不允許,如果要做到那麼大的話店鋪得擴大,也得招幾個工。那都是後話了。

蘇簡開始給磊磊收拾房間,給他把床鋪得舒舒服服的。

上次回家她已經給磊磊說好了下週一直接搬到鎮上。

因此她還要跑轉學手續,忙得團團轉。

週五晚上,終於在教育局和學校都放假前把所有的手續都搞定。

肚子餓得咕咕叫,她敲了敲馮奶奶家門。

馮奶奶看到蘇簡很是開心“丫頭,放假了吧?”

“就明天放半天假”

蘇簡狼吞虎嚥地吃著桌上的食物:“您的手藝真好,世界上最好的!”

蘇簡忍不住讚不絕口。

“你才吃過幾頓飯呀?”馮奶奶說著笑得合不攏嘴。

“我吃過得飯很多!”蘇簡不服輸。

其實她明白馮奶奶的意思,她是說蘇簡這個年紀,還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娃娃,根本冇吃過真正的山珍海味。

所以要說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還為時商早。

可馮奶奶不知道的是蘇簡已經活了三十多年了,也見了很多世麵了。

和馮奶奶在一起蘇簡總是覺得渾身都放鬆,會不知不覺多吃兩品。

所以她總是忍不住來馮奶奶家,也總是舔著臉在她家蹭飯。

兩個人聊著天,吃著飯時間過得好像特彆快。馮奶奶也經常說起她在市裡打工的孫子,說起來感慨萬千的。蘇簡也總是聽著她嘮叨,覺得氣氛很溫馨捨不得打斷。

“丫頭,下個月我過生日,到時候你過來。”蘇簡出門前馮媽媽對她說道。

“您老人家的生日我一定會來的!”

週六,休息半天。

蘇簡打算去王鳳蘭那兒看看進度怎麼樣。

王鳳蘭忙得都冇發現蘇簡進門,蘇簡也冇打擾,她看出進度已經差不多了所以靜靜坐在一旁等著。

大約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王鳳蘭手裡提著剛做好的還熱呼的褲子走了過來。

“丫頭,這已經是我改過三次的最終版了,要不,你試試?”蘇簡聽出王鳳蘭失落的語氣。

“蘭姨,您不用太有壓力,畢竟是冇做過的東西一開始手生是正常的。”

“還讓你個小輩安慰”蘇簡見王鳳蘭臉都紅了,可見她對這條褲子的較真程度。

蘇簡進裡屋試褲子,這條褲子王鳳蘭是上了很大心的,得快點試好然後提出改良意見。

褲子穿在毛褲外麵很輕鬆地被提下去了,蘇簡蹲下去站起來又踢踢腿試了試冇覺得有束縛感。

於是走出了裡屋,王鳳蘭看到蘇簡驚叫了一聲。

“怎麼了蘭姨?穿著很舒服,看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蘇簡見王鳳蘭使勁搖著頭,王鳳蘭這兒冇有全身鏡她看不到效果很是著急。

這時候趙言正好從外麵走了進來,隻見她也驚呼了一聲。

這讓蘇簡更冇有底氣了。

“到底怎麼了?你們兩個倒是說呀!”蘇簡簡直顧不上王鳳蘭是長輩了,語氣很著急。

“太完美了!”

“太完美了!”

兩個起高的聲音同時喊道。

商量定款的時候他們都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畢竟王鳳蘭和趙言都冇有見過這種褲型。

王鳳蘭更是不確實自己能不能做出蘇簡想要的樣子,隻是照著蘇簡給的設計圖去做而已。不熟練的她還改了三次才做好。

但這效果讓她非常滿意,她覺得彆說這小小的鎮裡了,就連A市都冇有這樣的款式。

穿起簡直讓人細了一半!

蘇簡終於把磊磊接到了鎮裡讓他順利地進了鎮小在她租的房子裡也住得很開心。

蘇簡看著磊磊開心她也覺得很開心。

蘇簡忙來忙去的把日子過得風生水起,生火做飯,把屋裡燒得熱熱呼呼的。

磊磊寫完作業後也幫她乾活。

也偶爾去馮奶奶家蹭飯,馮奶奶很喜歡磊磊,總說他比自己的孫子小時個還要乖。

轉眼到了十一月份,哈倫褲的銷量跟預料中的一樣好,甚至比預料中還要好。

蘇簡他們的荷包慢慢鼓了起來。

但問題也隨之出現了,現在的這種量王鳳蘭已經吃不消了。如果擴大生意的話還得招工,這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於是蘇簡又打算出去看看,這次她要去看看工廠。